案例選輯

  • 僅存的百年高級鐘錶創始人家族——愛彼家族的五大社會情感財富

    2020年3月13日(星期五) 下午 09:07
  • 案例內容

    社會情感財富(social emotional wealth)來自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商學院院長路易斯·R·戈梅斯-梅西亞(Luis Gomez-Mejia)在2007年對西班牙1200多家家族企業的決策行為研究,提出家族企業在擁有經濟財富以外還擁有非物質財富,即社會情感財富(SEW)。社會情感財富是家族企業本質上區別於其他企業組織形式的最重要特徵。


    愛彼(Audemars Piguet)是目前鐘錶界唯一一家至今仍保留在創辦家族手中經營的百年表廠。正因為它的社會情感財富讓愛彼家族能代代相傳到第四代,愛彼品牌延續140年,歷經戰亂、經濟蕭條和行業巨變,屹立不倒而享譽全球,成為世界十大名表。


    一切始於一個小山谷

    侏羅山谷(La Vallee de Joux)被包圍在Tendre峰和Risoud山群中,像一個與世隔絕的小世界。在這小山谷中,周邊布滿古老礦石和能造就小提琴曼妙聲音的珍貴木種,每年長達8個月的漫長冬季使得當地幾乎無法進行農作物的種植,居住在這裡的Combier人們通過採集岩石掌握冶煉鋼鐵的技巧,後來又由小型機械製造過渡到鐘錶的初步製造。漫長的冬季,造就了Combier人靈巧、耐心、冷靜的優秀特質。

     

    他們在祖居內開闢出一間小作坊,註冊了商標,簽署了為期十年的聯營合同。愛彼的標識AP,是取自兩位創始人姓的第一個字母「A」和「P」組成。公司成立之初由Jules Audemars負責企業管理和技術方面,Edward Piguet負責財務和商務,這種分工幾乎完全一代代地延續下來了。


    兩位年輕人確定公司發展目標是「複雜功能鐘錶的製作和商業化」,在小山谷完全獨立的環境中維護和傳承著精湛制表工藝,並專注於複雜功能機芯和時記的研發,至此以後愛彼堅守這條發展路線精益求精,在同行業中不斷脫穎而出。


    愛彼家族的社會情感財富

    社會情感財富(SEW)是指家族憑借其所有者、決策者和管理者的身份從家族企業獲得的非經濟收益,具體包括行使權力的能力滿足歸屬、情感和親情需要,在企業內部長久保持家族價值觀,維繫家族控制,保全家族社會資本,履行基於血緣關係的家族義務,以利他主義來對待家族成員。學者Berrone等將社會情感財富劃分為家族控制和影響、家族成員對企業的認同、緊密的社會紐帶、情感依戀、傳承意願五個維度。


    一、 家族控制和影響 家族控制和影響是指基於企業所有權、社會地位或家族成員個人魅力,家族通過委派董事會主席、CEO或其他高管和借鑒其價值觀的方式來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企業的經營管理和戰略決策。保護社會情感財富與家族對企業的控制密切相關。一旦家族失去對企業的控制,就有可能累及其社會情感財富,比如家族成員間親情淡化、家族地位下降,家族期望無法得到滿足。保護家族的社會情感財富是家族控制企業的重要目的之一。


    在兩位創始人相繼去世後,Jules的兒子 Paul Louis Audemars 和 Edward的兒子Paul Edward Piguet 接管了公司。如今兩個家族已傳承至第四代,由Jasmine Louis擔任董事會主席,Olivier Audemars擔任董事會副主席。愛彼在全球各地共有近1000名員工,兩個創始家族仍然共同掌管這個品牌,並且對於兩個家族的分工協作140年來保持不變。

     

    愛彼家族控制和影響企業,最顯著的特徵表現在「獨立」精神上。愛彼的獨立性,源自侏羅小山谷超脫世外的封閉性,這才能使家族企業從其歷史與地位中獲得較大利益,迅速地應對各種情況,自由發揮獨創性和創造性。Oliver Audemars先生指出,正是因為「獨立性」使他們能從容應對艱難的環境,保持強烈的激情,幫助公司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和經濟大蕭條期間度過危機。也許由於這種獨立性使企業得以保留自身的價值觀念和企業的人際關係,更加使其與眾不同。


    愛彼的「獨立精神」,對企業文化和企業的運作模式產生重要影響,影響企業的戰略佈局。生產製造、渠道和零售是鐘錶產業的三大環節。經過廣泛的數據收集和研究,愛彼發現渠道經營的利潤點相當豐厚,但愛彼自創立以來與經銷商深度合作,在全球有近500多個銷售點。為了保持家族企業高度的獨立性,愛彼積極進行渠道變革。


    這一戰略導致了2002年~2007五年間,愛彼的銷售收入漲幅為270%。正如Oliver先生所說,「公司財務上取得成功至關重要。但是你必須要堅強起來。否則,你不能保持獨立。獨立是能夠繼續傳統的關鍵。」


    二、家族成員對企業的認同 家族成員因家族與企業休戚相關而把企業看作家族的延伸,他們非常看重自己在家族企業中扮演的角色,並且十分注重企業的內部管理和對外形象。


    家族成員對企業的認同首先來自身份的認同,來自家族精神的影響,特別是家族信念和價值觀。家族企業的信念和價值觀始於創始人,反映著家族創始人作為領導者創業家的行為,隨著企業的發展,這些價值觀從一代人傳遞到下一代人,使更廣泛的家族群體得以分享,每一次的傳遞內化都能煥發新的光彩。


    「我的祖父Paul Edward Piguet 總愛跟我說有關表廠的故事。對他來說,公司不屬於任何人,而是這個地區本身。他的使命就是要確保公司繼續留守山谷,世代相傳。」在Oliver Audemars先生的分享中,愛彼歷代子孫深知如何延續創始人留下的價值理念,傳承併發揚著這個小山谷傳統制表精粹,秉承「獨立、創新、傳承、卓越」的鐘錶基因,延續定位「駕馭常規,鑄就創新」的愛彼企業品牌理念。


    其次家族成員對企業的認同表現在,對於家族成員而言,遭受公開譴責或許會對家族情感造成致命的打擊,因此,家族企業表現出更高的企業社會責任,並特別注重保持家族形象和聲譽。愛彼發源於瑞士風景秀麗森林之中的小山谷,一代又一代制表師從大自然中汲取靈感和動力。


    自1992年起,愛彼基金會在環境保護及提高青年認知的框架下竭盡所能保護全球的森林。該基金會活動遍布四大洲的近30多個國家,堅持對森林和生物多樣性進行保護,贊助了全球的重新造林,並恢復了群落環境的生物多樣性面貌,建立企業的社會責任。


    三、緊密的社會紐帶 家族把其內部基於親緣的互惠關係擴展到家族企業內部的非家族員工以及企業外部非家族合作夥伴甚至其所在社區,從而形成緊密的社會關係網絡。


    在侏羅山谷地區,制表傳統就源於一代又一代人的傳承和發展。Oliver先生介紹說,在愛彼的企業中,有許多員工祖孫三代在愛彼工作,公司員工人與人之間相處融洽,既有家的溫暖,又有確保傳統制表技藝的傳承和延續。如今愛彼走向國際化的同時,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制表師、藝術家等加入愛彼,愛彼成為一個世界性的大家庭企業。


    四、情感依戀 源自於家族參與的情感因素和商業因素交織是家族企業的獨特屬性。家族成員把企業看作滿足其歸屬、親近等情感需要的場所,而且隨著企業的發展壯大,家族成員的情感依戀性會不斷增強。

     

    博物館於1992年正式開幕,館內展示了品牌收藏的鐘錶珍品,包括兩位創始人親手製作並佩戴的複雜功能腕表,也包括品牌成立以來所製作的一系列經典尊貴表款的樣品收集,既有愛彼的眾多名表,也收藏了山谷制表歷史以來其他表廠的特色作品。博物館展示了愛彼所秉承的侏羅山谷制表傳統,也是瑞士高級制表業,尤其是複雜功能腕表的搖籃。


    在家族企業內,家庭和企業之間的界限是模糊的,家族情感滲透到企業中,影響家族企業的決策過程。在這一維度下,家族成員經常表現出利他主義行為。

     

    制表師可根據要修復的古董腕表,配上或製作相應的零件,並參照品牌創建以來記錄所有離廠時工藝訣竅的筆記本,便可逐一修復。愛彼時至今日依然堅持這樣的做法,為未來的制表師留下可追尋的印記。


    五、傳承意願 家族往往把創建企業視為一種長期投資,並希望能夠代代傳承。傳承意願是社會情感財富的中心要素。跨代傳承是社會精神財富的核心方面之一。為下一代保持公司業務通常是家族企業的主要目標,並且許多家族企業更傾向於制定長期的戰略規劃。


    對精良制表技藝的傳承一直是瑞士制表基地侏羅山谷的發展源泉和保持長盛不衰的秘密,也是愛彼長期以來的核心工作之一。愛彼以擁有悠長的制表歷史和高超的鐘錶技術為自豪,並將其傳統發揚。 


    鐘錶技藝,一部分是傳承而來,另一部分則通過學習和實踐獲得。 


    「師徒制」獨特教授關係是愛彼品牌技藝傳承的關鍵方式,它以高品質的教學質量和嚴格而聞名全球。愛彼為培養年輕的鐘錶師制定了一套嚴苛的程序。在眾多候選人中每次只有15位進入愛彼的鐘錶學校,從頭學習制表的基本技術。其中年輕的學員在愛彼的廠房學習3年與將來從業相關的使用制表技術;熱愛制表技藝並希望從事該行業的成年人則在此學習18個月。學員們正式成為表廠一員還需要到相關工作坊學習兩年。兩位創始人鐘錶大師將祖父輩制表技藝學習結合,研制出更多的複雜功能腕表。


    愛彼在每一款鐘錶背後刻上製造者的名字,以示負責保證。即使當零件已經停產二十年,只要查詢保存下來的製造數據,愛彼表廠仍可以為客戶修護,達到品質世代保證的目的。


    社會情感收益是家族企業戰略決策的關鍵特徵

    家族企業區別於一般企業,在追求財務目標的同時,還追求非財務目標,即社會情感收益。家族企業社會情感收益目的在於創造和保護家族精神財富,具體表現在彰顯家族聲望、延續家族價值觀、延續家族社會地位影響,滿足家族情感歸宿的需要。重視家族的社會情感收益是家族企業戰略決策的關鍵特徵。「我們首要考慮的不是財務報告,而是家族企業代代相傳。」Oliver先生強調說。


    家族企業社會情感收益期待家族企業能夠植得更深,活得更久。愛彼創始人制定了「低產量、高品質」的產品策略,在獨立的環境中維護和傳承著高級制表工藝,並加以最高水準的裝飾和打磨工藝。因此,愛彼在面對現代快速發展的鐘錶行業競爭時,不斷走在時代的前沿,尋求創新突破。   

     

    長久以來,品牌非常的創造力不僅體現在機芯研發,還體現在腕表創新和潤飾、外型和材質的和諧搭配、機械設計等方面。憑借著本身的創新精神,愛彼集中製造複雜表,並進行連串策略性的市場推廣,令愛彼表成為當今世界上擁有最多複雜表發明紀錄的品牌。


    20世紀70年代,當日本製造的石英表湧入市場時,傳統機械表受到極大衝擊,而創新是愛彼表存在的關鍵。

     

    「這是我們將傳統與現代技術相結合的地方。這表明我們可以將原材料轉化為藝術品,變成真正珍貴的東西,」Oliver先生認為,這是用制表技藝打造的一款精鋼材質運動腕表,打破鐘錶業墨守的成規,是對傳統制表觀念和美學理念的革命性創新。這也是瑞士鐘錶業在20世紀70年代後如何改變自己的方式。事實上,今天,瑞士在全球手錶市場的出口量不到2%,但價值超過了55%。這些手工製作的手錶不僅用來衡量時間,它們也是有價值的藝術品。


    如今愛彼已成為複雜功能腕表業及創新和高精密鐘錶業的領導者,其涉足的領域不僅限於傳統複雜功能腕表,還包括研發新功能和新機械裝置、運用鐘錶領域的革新材料以及採用創新生產方式等。


    近年來,愛彼跨出了創新的腳步,通過跨界行為,將頂尖鐘錶業與當代藝術相結合。愛彼於2013年宣佈進軍視覺藝術,在整體視覺藝術的領域當中選擇合作對象,如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在高級制表業與藝術家之間開始了新的交流。

     

    2015年愛彼推出愛彼藝術創作委託計劃,每年支持一位新晉的或處於職業中期的藝術家,來創作一件從視覺和概念上強調複雜性、精確性和創造性的重要當代藝術作品,展現高級鐘錶傳統與精工制表技術給當代藝術創作帶來的靈感。


    「通過與當代藝術家的密切合作,愛彼得以借由他們的敏銳眼力,以不同角度重新審視自身的工作與生活。這促使我們對愛彼的存在意義有了嶄新的理解,也從內到外改變了我們對品牌價值理念的傳達方式。由此看來,當代藝術家正幫助我們發展成一個更能夠在快速變動的世界中迎接挑戰的企業,這是我們投入藝術領域之後意外獲得的寶貴成果。」

     

    社會情感財富的延續

    對於家族企業而言,隨著企業的經營變化,社會情感財富也會隨著企業的經營狀況而不斷變化。它可以隨著企業的經驗而不斷壯大,也可能保持穩定,也可能會隨著企業的消失而逐漸消亡。


    對於愛彼來說,最大的社會情感財富表現在愛彼家族從創始人以來,四代人秉承「獨立、傳承、創新和卓越」的鐘錶基因,愛彼既往發展決策上不僅遵循過去發展的軌跡,也適合當下的需求,既尊重歷史,也一次又一次站在了時代的前沿。

     

     如何使得家族社會情感財富保持穩健或逐步增長?我們為正在準備中或正在進行中的中國家族企業提出如下建議:


    第一,保持企業的持續穩定經營是傳承社會情感財富的基礎,維持企業的持續穩定經營是每一個家族企業所有者應持續關注的問題。


    第二,家族內部團結是傳承社會情感財富所必需的,關注家族成員之間情感的維繫,關注家族治理,將家族治理制度化,創建濃厚的家庭氛圍,有利於企業內部問題的解決。


    第三,建立和延續家族的核心價值觀,是傳承社會情感財富的關鍵。


    第四,維繫和發展家族和企業的社會資源。企業在經營過程中,主動承擔社會責任,建立良好的企業形象。家族成員構建豐富而和諧的家族網絡,建立和維繫長久的優勢資源。

    第五,關注家族傳承,家族企業主應重視接班人的能力及意願,提前做好繼承人的接班準備。

     

    文章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VXVEZftrKV5K3DL3fuLDxA

  • 案例評析

其他案例選輯

美國房地產產權歸屬的問題你都清楚嗎?

  • 2020年3月28日(星期六) 上午 10:25

美國買房必然要涉及到產權,那麼房子應該買在誰的名下?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需要知道有哪些名字可以用來買房。一般說來分為四類...

美國富豪財富管理最關心的三件事

  • 2019年12月16日(星期一) 下午 02:53

美國的富豪們,在面對巨額的家族財富時,是如何管理的呢?美國富豪除了投資回報之外,最關心三件事情:資產保護、節省所得稅,以...

家族·人物 | 「經營之神」王永慶和他的五大管理密碼

  • 2018年12月4日(星期二) 下午 02:29

「經營之神」王永慶從不名一文的農家子弟到億萬富豪,從不識「塑料」二字的外行到「世界塑膠大王」,王永慶的成功絕不是簡單的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