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選輯

  • 想成為中國家族的外包首席投資官?除了投資,你還得知道這些

    2019年7月11日(星期四) 上午 11:02
  • 案例內容

    OCIO在海外發展多年,但在國內僅停留在初步的探索階段。與大多數“舶來品”一樣,OCIO必然經曆本土化過程,而不可能“拿來主義”。

    《家族辦公室》與四位業內權威專家進行深入的對話,探討了中國本土OCIO將面臨的諸多現實問題,並試圖尋找出符合本土市場的實踐模式。這些模式有的正在萌芽,有的可能在未來出現。總之,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我們將看到中國本土機構大顯身手,在不斷的摸索中找到更加契合本土家族需求的OCIO模式。 

    合格OCIO的三要素 

    或許從理論上說,大多數具備實力的資產管理機構都有成為OCIO的潛質,然而,基於家族財富管理市場的獨特性,通常意義上的資產管理與家族財富管理的內涵並不相同。

    宏時資本首席投資官范華指出,私募資產配置管理人、公募多資產管理人和接受第三方資金的家族辦公室最有條件從事OCIO業務。然而,與傳統投資不同,OCIO需要有能力根據客戶的風險收益偏好定制出適合的資產配置方案,並選取最佳方式來執行。作為外包CIO,可以是團隊龐大、管理規模上千億的大機構,也可以是專注資產管理的Boutique,但受聘CIO應該有以下資質:一是正直勤勉、履行受託人責任;二是投資經驗豐富、有長期良好業績;三是有良好的資產管理業務網絡、便利的系統和專業化的執行。

    具有多年高淨值人士及家族服務經驗的海歸家族投資專家(下文簡稱為H先生)則總結,想成為家族和家族辦公室外包CIO的機構,必須滿足三個條件:

    1.必須懂投資。最好有大概20年的投資經驗,經歷過不同市場週期的考驗;
    2.必須懂市場。家族財富不可能只投一個領域,外包CIO需要很強的資產配置能力,懂得大類資產配置,懂得各個相關市場;
    3.必須懂客戶。這是成為外包CIO的前提條件。有能力理解客戶的需求、有能力贏得客戶的信任,才有可能將服務變為可能。

    縱觀目前整個家族辦公室行業以及相關投資機構,能同時滿足這三個條件的機構並不多,甚至一些以“家族辦公室”自稱的機構,實際上也只是以銷售產品拿提成為業務模式。 

    服務家族必須思維轉向  

    上文提到,家族財富管理市場是一個獨特的市場,而且其獨特性決定了服務家族的思維,與服務其他機構——例如大學基金或慈善基金——的思路有所差異。

    皮埃爾.杜邦是美國杜邦家族的第五代繼承人,同時也是Cerity Partners的合夥人。杜邦(DuPont)在接受《家族辦公室》(FamilyOffice)的電子郵件採訪時介紹,在美國,許多富人和家族辦公室在使用OCIO之前需要確認CIO是否已獲得某些認證。如果外包CIO是SEC的“註冊投資顧問”,他們可能是更好的CIO。據了解,SEC是美國的一個監管機構,要求外包CIO,將家族利益置於CIO的利益之上。這種形式的投資顧問被稱為“受託人”。相比之下,其他形式的監管結構並不要求投資顧問尋求“對客戶最有利的方式”,而是為投資顧問(而不是客戶)提供能產生最高回報的投資。因此,與非受託人的OCIO合作可能導致低質量或高風險的投資行為。

    當然,我國目前尚沒有形成類似的認證,但不難理解其中的核心,即以家族/家族辦公室的利益至上,是衡量OCIO服務質量的關鍵。只有OCIO具備以家族利益至上的意識和初衷,才有可能與家族建立信任,從而達成長期合作。

    這正是H先生所指的“懂客戶”的主要涵義之一。在家族財富管理市場,“懂客戶”並非招攬客戶的廣告語,而是實踐競爭中可兵刃交接的“軟實力”。

    該人士給《家族辦公室》舉了一個例子:世界最知名的大學基金是哈佛大學基金,目前該基金的規模大概400億美元。每一年,該基金至少向哈佛大學撥款10億,納入其當年的預算當中。金融危機期間,哈佛大學基金的投資收益不及預期甚至還出現虧損,直接影響到2009年和2010年時哈佛大學的預算,使得其取消了很多規劃中的項目。服務於家族資產亦然,家族財富的管理和預算要定制一個獨一無二的匹配關係,這一點是外包CIO必須清楚規劃的。 

    想要成為家族和家族辦公室的OCIO,機構必須實現服務思維的轉向,把家族利益放在第一位。那麼,哪些機構最有可能實現轉型呢?上述人士認為,非傳統的金融機構可能更具優勢。 

    必須應對的四個挑戰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這句老套的話,恰恰是目前中國OCIO市場最真實的寫照。

    皮埃爾·杜邦在採訪中表達了他對中國外包CIO市場的樂觀態度。他說:“我已經看到,真正的、獨立的OCIO在中國將有一個很好的機會。”但他也指出,中國的外包CIO市場將面臨挑戰。 

    《家族辦公室》結合四位權威人士的採訪,綜合了目前國內OCIO業務發展的幾個核心困難:

    ·人才缺位

    H先生指出,目前國內可以為家族和家族辦公室提供外包CIO業務的人才很少,人才問題成為主要的瓶頸之一。

    OCIO首先是CIO。在皮埃爾·杜邦看來,一名合格的OCIO,必須確定是一位在所有資產類別:股票、債券、貨幣、私募、房地產、對沖基金等領域具有投資能力的人才。因為富人尋求多樣化的投資組合,需要一位能夠處理整個投資組合和所有資產類別的首席投資官。此外,這位CIO至少應該在行業內工作5-10年,有證據表明,這些人能夠保持投資所需的長期眼光,以開發出能夠經受住市場波動的高質量投資組合。

    不僅如此,外包CIO還必須有能力分別為每個客戶開發定制的投資組合。因為每個家族和高淨值人士對現金流的需求和風險承受能力等都不同,OCIO不應該將多個客戶放入相同的投資組合以及相同的基金和分配中。

    H先生則介紹,國外做OCIO的人基本上在市場上經歷20年以上,平均年齡50歲。他們很多是大機構出身,轉而服務家族客戶。擁有大機構工作經歷的好處是見識廣博,可以鍛煉一個很好的格局。同時,從業時間決定他們經歷過市場上的各種溝溝坎坎,有應對危機的經驗。他指出,家族真正財富管理的目的,不是博取眼前的收益。傳承的需求決定他們的首要目標是安全性和良好的管理,而非追求短期收益。 

    · 信任缺失位

    信任問題是全球家族辦公室和富人面臨的一個關鍵挑戰,但中國的情況可能更為突出。當下,許多家族客戶在成立家族辦公室時,往往需要安排其家族成員擔任重要的決策者之一——甚至是最主要的決策者。另外,還有些在實業上取得成功的企業家自己擔任家族辦公室的掌門人,他們相信自己同時能成功地投資。這導致很多時候,非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情,或者是他們在尋找投資合作夥伴時,更偏向於選擇一個產品提供者,而不是真正資產管理者。這種“只信自己人”的思路,是OCIO發展的一個客觀阻礙。

    H先生告訴《家族辦公室》,從國外的發展歷程看,家族客戶和外包CIO之間,一開始也是從提供撮合交易開始的,然後在漫長的磨合過程中,逐漸從交易導向逐漸變為管理導向。國內機構要贏得家族客戶的信任,必然也將經歷一個漸進的過程,而非一蹴而就。

    皮埃爾·杜邦則提示,家族成員相信一個投資顧問或OCIO能夠提供良好的建議,並幫助構建高質量的投資組合,這種信任通常從一個客戶傳遞到另一個潛在客戶,即“口口相傳”。相對的,對於家族客戶來說,獲得第一級信任的有效方法,是詢問他們的密友和類似的家族辦公室誰在使用OCIO,是否滿意他們所使用的OCIO。

    · 制度缺位

    具體業務中,很多傳統機構——尤其是傳統的資產管理機構,其商業模式主要是產品推介,賺取佣金、業績提成或中介費,這種收益模式導致家族客戶和機構之間是交易驅動,而不是真正、長期的資產管理,從而也就失去了“將家族利益放在CIO利益之上”的根基。

    H先生認為,傳統機構的交易導向是他們向OCIO方向轉型的一大障礙。最典型的比如券商和銀行,本身有很多大客戶,但主要是客戶經理在接觸,日常對這些客戶經理的核心是業績導向,不會管他是不是懂客戶。  


    根據皮埃爾•杜邦的說法,在美國,如果CIO在將您的資金分配給某項投資時獲得了佣金或利潤,您必須捫心自問:是否相信這項投資是一項好的投資,還是僅僅是OCIO為了盈利而向你推廣的投資?他認為,一個真正檢驗的“質量”指標是:當OCIO只向客戶收取固定費用,而在分配某項特定投資時不收取任何佣金或交易提成(即“僅收費服務”),並認為這是OCIO建立一個健康和成功的業務,為客戶提供最佳服務的最優途徑。

    · 意識缺位

    很多家族客戶似乎更關注集中投資的短期快速增長,他們對機構的業績考核過分看重短期業績,使得機構難以從較長的投資週期上去做投資佈署。

    H先生指出,國外的家族投資者,更多的是從規劃的角度看投資這件事,不會為短期的波動而心跳,會給CIO耐心和空間,相對的,CIO作為專業人士,也需要空間讓他們去發揮專業。這與國內家族比較普遍還處於二代有關,也與目前的市場大環境有關。海外的市場專業人士多,能夠給家族足夠的選擇,中國本土市場還在成長當中。 

    在范華看來,本土OCIO在實踐中遇到最大的困難在於家族對於機構的考核週期和契約精神。資產配置相關決策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來實施和衡量結果,而整個社會缺少這種理念和實踐。因此,制定長期的、與機構資產負債情況相匹配的考核機制、鼓勵長期行為至關重要,而製定好的規章制度還需要委託人和受託人長期穩定、履行契約。

    符合國情的模式 

    在正視這些困難之後,符合中國現實的OCIO模式是什麼呢?

    擁有多年海內外投資經驗,范華對高淨值客戶有獨到的理解。她認為,實踐中,由於OCIO模式比較新,客戶的接受程度和對受託人的信任程度都需要逐步磨合,部分委託模式或者類諮詢模式更容易被客戶接受。

    H先生則指出,在人才的池子不夠大、信任缺失的前提下,大部分家族很難聘請一位完全稱職的投資專家。家族自己先聘請一位值得信任的CIO,然後由這個CIO去尋找OCIO做更專業的投資,這種過渡性的安排可能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現實選擇。等到人才的池子變大,且家族/家族辦公室對人才的價值認可提高,真正意義上的OICO才能實現。

    皮埃爾·杜邦則從另一個角度給出結論:要在中國建立一個成功的OCIO業務,需要積極主動的公開演講,並使市場積極認識到長期、多樣化、定制化、收費方式的好處。從長遠來看,能夠將中國市場轉變為這些特點的OCIO公司將是最成功的。

     

    文章來源:https://mp.weixin.qq.com/s/g-_OqwjRR7sENkH-gTVvvg

  • 案例評析

其他案例選輯

共用的範式:扒一扒數字虛擬家族辦公室VFO的前生今世

  • 2019年6月12日(星期三) 上午 11:43

虛擬家族辦公室服務模式,已經逐漸發展成為節約資產管理成本的最佳方案,為能準備設立或使用家族辦公室服務的富豪們,提供一種入...

百年家族李錦記的家族治理實踐

  • 2019年8月12日(星期一) 上午 09:58

1888年李錦記成立,創始人李錦裳在廣東憑藉著一碗蠔油做出了名氣,並且逐漸將業務發展到澳門、香港,擴展到東南亞,其後代的...

低稅國復核啓動 CRS「稽查」循序漸進

  • 2020年6月17日(星期三) 下午 10:38

CRS涉稅信息交換三週年之際,一場全球範圍內的稅款清算正在引起高淨值人士的關注,與之相應的補稅申報似乎也不可避免。201...